冷冷冷

  00


  黑色的魔法阵上血色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大片大片的洁白。层层叠叠的花瓣在顷刻间绽放又凋谢,所为的,仅仅是迎接一个到来。


  卡米尔的眼睛有点痛,他飞快地眨了眨,生怕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东西。雷狮等人也是同样的举动。一个金发的少年突然出现在魔法阵里,他身后的黑翼挥了挥,顿时掉下了几根羽毛。似乎是察觉到了几人的视线,他抖了抖,随即睁开了眼。


  “……嘶。”


  雷狮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声音,听上去大约是在感慨——卡米尔同样抱着这样的心理:灿烂如阳光般的金发,澄澈如天空一般的蓝眼,就连现在脸上的激动与欣喜都十分的纯洁无暇,明明应该是天使吧,怎么会被召唤恶魔的魔法阵召唤出来?


  不过很快,他们便没有心思去考虑这个问题了。


  因为那个少年敛去了激动,转过身,微笑着朝卡米尔说道:


  “……那个……请问你就是,召唤出我的人,吗?”


  01


  最近,种种召唤恶魔的行为风靡于凹凸学院。


  缘由大约是出自某高三学长因被抢了女友而心生恨意,遂试图召唤恶魔来做掉他以为的奸夫淫妇的行为——顺便一说居然真的这么干了大概心理年龄仍旧中二——结果在夜里真正见到恶魔时不仅没有提出愿望,反而在下一秒被吓的屁滚尿流,并且在第二天便把此事宣扬了出去。鉴于此人在学院里还挺有名望,很快,整个学院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鄙夷的人多,漠不关心的人多,更多的,却是怀着好奇心前去尝试的人。虽说至今为止仍然只有最开始的学长召唤出了恶魔,但人的好奇心与探究能力是永无止境的。何况未知的东西才会有趣,倘若真的召唤出了恶魔——哎呀,要提出什么愿望好呢?


  “……所以,我们今晚,也要去召唤恶魔?”


  卡米尔重复了一下雷狮的话,脸上是满满的不解。他算是漠不关心的人中的一个,恶魔这种东西难道可以和甜点相比吗。不过因为消息流传地太快,他也陆陆续续听到了许多有趣的东西。只是当做笑话听听也就算了,现在如果自己要实践的话——

  

  “听上去挺有趣的样子,反正也就尝试一下,证实一下这种事情是假的就行了,”高中部不良派老大雷狮轻佻地笑了笑,一身痞气倒正是众多少女们的心仪之处,“那家伙要搞的人是我,不还回去的话,我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他叹了口气,心知今晚召唤恶魔是逃不过的事情了,于是压低帽檐,忽略了一旁莫名微笑的帕洛斯和突然激动的佩利,低声说了一句:

  

  “好吧。”

  

  “因为我也挺好奇的。”

  

  02

  

  这就是他们四人直到深夜仍然呆在教学楼的原因。

  

  凹凸是真的开明,没有查房没有扣分,只要你成绩够好,闹的事情不够大,放课后的事情学校一概不会过问。至于深夜不回房之类的,不过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罢了。

  

  初中部与高中部的距离不近,等到卡米尔赶到的时候,帕洛斯和佩利已经画好了魔法阵——用的是一种黑色的、据说可以增加召唤概率的粉末,雷狮坐在讲台上十分百无聊赖,见到他后甚至还有闲心打声招呼。

  

  ……不是,大爷您这么悠闲,真的好吗?

  

  眼见二人差不多画完了,雷狮才悠悠然地从讲台上下来,接着便开始沉思:“说起来,进行召唤的下一步是什么来着?”

  

  “说一些咒语?比如‘听从我的命令而现身’之类的?”这是帕洛斯。

  

  “……额……跳个什么黑暗之舞?”这是佩利。

  

  显而易见,这几人都不是会关注八卦的那类,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只能苦苦深思。卡米尔稍稍听过几个召唤的方法,正想说出来,却突然忍不住发出惊呼——

  

  但他并没有发出声来。

  

  “——要用血液,许愿之人的血。”他听见自己说着,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太难受了,值得庆幸的是雷狮等人瞬间就发现了不对劲,“卡米尔,你怎么了?”雷狮略有几分不解,但“卡米尔”并没有回复。他诡异地笑笑,手轻轻一划,便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

  

  暗红色的。

  

  是血。

  

  一滴滴血掉进了魔法阵里,卡米尔虽有心阻止却无能为力。

  

  ——异变突生。

  

  03

  

  少年的黑翼实在过大,他小心翼翼地挪动着,好不容易才没打到一旁站着的雷狮等人。随即他捏着刚刚从卡米尔身上揪出来的东西放到面前仔细端详。由于光线太暗他们几乎看不清那是什么,雷狮终于没憋住问道:“那个……那个从卡米尔身上揪下来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其实在这个面对超乎现实的未知的时候,保持沉默不引起恶魔的注意才比较理智。但雷狮向来就是个肆意妄为的性子,即便是恶魔也没让他多害怕。更何况……更何况他总有一种直觉,这个少年,不会伤害他们。

  

  毕竟少年看起来十分无害?雷狮也想不通,不过他的直觉向来不会出错,这次自然也不会例外。

  

  少年转过头,他明明应该不知道卡米尔是谁才对,却准确无误地对着卡米尔说道:“是个小恶魔,比较低级的那种,种族名叫……毛团。嗯……它说因为召唤出它的人的心愿就是弄死一个叫作雷狮的人……”说到这里,他的脸色变得有些奇怪,“然后再惩罚一个叫碧莲的人,成功达成那个人的愿望后,它就可以得到那个人的灵魂了。”

  

  见佩利一副好奇的样子,少年换了一个角度,让他们都能看清低级恶魔的外形。出乎意料的是这种恶魔毛绒绒的像是一个团子,全然没有传说中那种丑陋的模样。“不过它的力量太小,附身在一个人身上就耗掉了它大部分的魔力,所以它本来是想要尝试召唤出一个大恶魔,然后献祭掉附身对象——也就是卡米尔的灵魂来完成契约,不过没想到召唤出来的居然是我,完全破坏了它的计划。”

  

  光看外表的话,完全看不出来这么有脑子呢。卡米尔想。少年手指转了个圈,光芒一闪而逝,他手上的东西就不见踪影了。帕洛斯觉得有几分新奇,但他还没说出什么时,便看到少年对着他们笑道: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来说说召唤出我的这件事情吧?”

  

  04

  

  这个世界挺玄幻的。

  

  准确来说,谁能想得到一个大概挺强的恶魔,或者说是堕天使,一心一意就只想在人间玩耍而不是夺取人的灵魂呢?

  

  “拜托了啦!我保证我不会伤害人类的!”自称为金的少年低着头双手合十对雷狮说道,面上一派真诚。“总觉得人间是个很好玩的地方嘛,之前因为一直没有被召唤过所以没有机会,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就让我多呆一会嘛!”

  

  据他所说,许久以前天界与地界签署过协议,两界的生物都不被允许通过自己的力量来到人间,能够被允许的只有召唤。但是当契约完成之后,双方各取所需,契约的力量就会再次将恶魔传送回它应该在的地方。如果召唤出来的人并没有许下愿望,那么恶魔会在一刻钟之后被自动传送回去,在极大程度上保护了人类。

  

  “……但如果要完成愿望的话,你不就拿走了我们的灵魂吗?”帕洛斯提出疑问。

  

  “你们可以许一个不想要我完成的嘛,这样我就不用取走灵魂了。而且到时候我想要回去的话我可以自己画一个传送阵回去嘛。”

  

  合情合理的解释。卡米尔抿唇想着。何况作为拥有强大力量的一方,没有动用武力来解决事情也足够证明他的诚意。他迟疑地向雷狮看去,就见某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无所谓道:

  

  “行吧,也算是还了你帮卡米尔弄掉那个恶魔的答谢。——不需要达成的愿望,那么就随便来个祝安迷修长命百岁吧,我迟早搞死他。”

  

  卡米尔的脸有点僵。

  

  帕洛斯的脸也有点僵。

  

  佩利一脸的不解,不过这是他的常态,不必在意。

  

  至于金……雷狮皱了皱眉,不知道是否错觉,总觉得刚才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也有些抽搐?

  

  05

  

  魔法阵运作起来,它似乎并不在乎许愿的人与给予血液的人不同,照样完成了契约。帕洛斯过去帮卡米尔止血,佩利好奇地对金左看右看,而终于能够收起翅膀的金长舒一口气,第二口气还没吐完就听到雷狮说:

  

  “喂,小鬼。”

  

  ……我不是说过我叫金了吗?!为什么还是这么叫我!话说他这么认真,不会是发现了什么……?怎么可能!我又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为他喜爱的紫罗兰色的眼眸紧盯着他,雷狮勾勾嘴角,问道:“看样子你们这些恶魔内部应该有划分等级吧?附身卡米尔的那个是低级恶魔,那你又是什么?”

  

  没发现,太好了。

  

  金挠挠头,眼底有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庆幸:“我的话,按照魔力来分的话是高级恶魔了,不过仔细说来,我应该被称作堕天使,才对。”

  

  06

  

  堕天使是什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