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冷冷

【百日静凑Day24】龙与魔法师(二)

•西幻paro

•更的很少emmmmm



  03

  这可真是个难题。

  亡灵脱离了他们的形体之后,本应是无牵无挂游荡在大陆的任何地方,此时却不知为何被一颗小小的戒指束缚,从而困在了他这一片小小的天地里。或许让一个大魔法师前来,可能可以解决他的问题。但是鸣宫凑清楚地知道,他只是一个弱小的学徒而已。所以……

  “所以,你就好好学习,直到你成长到一个大魔法师,然后解开我的困扰吧。”

  ……也能算是解开我的困扰了啊。他踩上高高的凳子尝试从这一摞书里拿出一本书,这里实在是太乱了,乱到他怎么也找不到自己需要的书。抽一下试试……他加大力气,但书被抽出的瞬间,这一叠书,也剧烈地晃动了。

  糟、糟糕!这样绝对会被压住——

  “你能不能小心一点?”

  温和又无奈地声音从他的身后响起,凑小心翼翼地睁开眼,就见大片的书直直地向着他刚刚在的地方倒去,而他却被环在一个凉凉的怀抱中,为自己躲过一劫而庆幸。竹早静弥叹气,将他轻轻地放在了较远的地方,接着二人就眼睁睁看着那一堆书全部倒在地上。

  “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我建议你还是先整理好这些书再考虑我的问题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

  鸣宫凑低头叹气,这个房间乱的让人无从下手。几摞书堆在一起是几个他脚踩肩膀都够不到的高度,魔法物品倒是好好地放在了另外一个房间,为什么这里就能这么乱呢……啊,全都倒了。

  于是眼前此时只剩下一个书堆,飞扬起的尘土让鸣宫凑不禁打了一个大喷嚏。亡灵露出促狭的微笑令他有几分不满,想了想,他问道:“对了,竹早先生,初次见面的时候为什么说将戒指作为礼物是个不好的办法呢?”

  “是因为将你送出去会导致不好的后果……而是,你单纯不想要作为戒指被送出去呢?”

  

  04

  似乎是没有想到鸣宫凑会这么说,竹早静弥沉默地凝视了他一会儿,又重新挂上了一如既往的平淡的笑容。“不让你送出去,自然是因为这样导致的结果……鸣宫先生是对戒指的含义并不清楚吗?人家已经有了未婚夫,在这个时候送她一个戒指,人家说不定要认为你是来抢婚的呢。”

  “当然,于我自己而言,一个魔法师——魔法学徒,起码也是懂得魔法的人。至于那些普通人,对我的处境可没有任何的帮助。”

  苍蓝色的眼眸泛过一道冷光,让鸣宫凑猛地一震,也不由得庆幸,还好自己没有将戒指作为礼物送出去。起码他对于这个亡灵还有用处,如果换作没有用的普通人的话,那些人的下场,就很难说了。


TBC

【百日静凑day15】龙与魔法师(一)

•静凑only,西幻架空paro

•是失忆梗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文笔差还带水请务必慎入

•会在活动期间连载完毕的(赌上我的坑品)



  00

  他握住了凑的手,将那颗苍茫如海一般的宝石放在了凑的手中央。无怪乎世人将其称作帝国之心,这颗宝石那无与伦比的美丽确实担的起这个称呼。然而此时此刻,它也不过是恋爱中的笨蛋用来讨恋人欢心的工具而已。

  “这从来都不是我的珍宝……龙的洞窟里,只要有一个最珍贵的宝物就够了。”静弥平静地微笑,只有稍稍颤抖的手才能显示出他并不平静的心情。意识到这回事之后,凑竟然奇迹般地,不再和之前一般地羞涩慌张了。

  “那么,请问鸣宫凑,我的小小魔法师:”

  “你是否愿意,成为竹早静弥最珍贵的宝物呢?”

  

  01

  那枚戒指出现地十分突然。

  介于自己偶尔会兴起的淘货行为,鸣宫凑倒也没怎么对戒指产生什么好奇、嫌弃等的心情。他的收藏库里稀奇古怪的东西多了去了,一个戒指,虽然足够好看,但是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需要特殊关注的存在。

  嗯……不过看在它的美貌的份上,或许,他可以将它送给隔壁的那位小姐作为新婚礼物的话,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吧?

  “噗……这可算不上是什么好办法啊。”

  一个温和的声音蓦然出现在他的耳边,凑微微睁大双眸,转过身便看到一个身着礼装的青年站在他身后,淡蓝色的双瞳里倒映出的是在多雨夏季难得一见的晴空。青年翘起嘴角,优雅地向他行礼:

  “初次见面,尊贵的魔法师殿下。我是竹早静弥,一个——暂时居住在你的戒指里的亡灵。”

  

  02

  所谓亡灵这种生物,按大陆的广泛定义来说是这样的:失去了形体的生物因为执念而不愿进去最终的归处,从而留在了大陆上,只要执念未解便不能离开。所以,倘若看见了一个亡灵的话,请一定要小心:为了解除执念,这些夹杂在生与死的界限的存在能够做出一切事情。所以——在你看见亡灵的第一时间,请提高你的警惕心。

  提高警惕、做好可能被攻击的准备——亡灵最令人诟病的一点便在于此:当他成功伤害到一个生灵之后,他就可以进行附体。即便这个亡灵表面上是一副温和有礼的样子,也不能排除他下一秒就发疯的可能。鸣宫凑紧紧盯着竹早静弥,手里已经紧攥着一瓶灵药。他注意自己的措辞,小心道:“你好……我叫鸣宫凑,还不能被称作魔法师,仅是一个学徒而已。”

  “不只是一个学徒了吧?”竹早静弥打断了他的话,却意外地不令人讨厌。鸣宫凑只见他转了转视线,将这间因堆满了杂物而显得有几分狭小的屋子打量了一番。“高阶魔咒……以及那些稀有的魔法物品,你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学徒呢?”

  他懂魔法。当鸣宫凑意识到的时候,他顿时有几分兴奋。但还不能解除警惕。他平复一下心情,缓缓道:“这些东西……并不是我的。我只是一个借住在这里的房客而已。唔,不说那些了。”他有些干涩地说着,“感谢我带回了那颗戒指……那么,请问有什么我能够帮助到你的吗?”

  “在说帮助之前,最好还是先放下手里的攻击魔药吧?”

  不出意料地看到对方手攥得更紧,竹早静弥也不好逼得太紧,他委婉地切换话题:“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不如先让我们来谈谈,如何让我离开戒指的这件事情?”

  

TBC

  

  

26字母微小说【静凑】(下)

*写完了!算是填了坑(bu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非常私心的会有几乎看不出来的别家成分,注意避雷感谢



Spiritual(心灵)

“你究竟喜欢弓道嘛?”

“你的弓道只是对凑的执着而已。”

所以,我会被凑抛下吗?我是不是对凑来说,已经没有用了?

但是凑却说,我会等你。

我会等你。

啊啊……这样就,太好了啊。

 

Suspense(悬念)

提问:鸣宫凑和竹早静弥究竟是什么时候结的婚?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或许是有什么奇迹发生在他们身上了。总而言之,现在出现在鸣宫凑面前的,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也即是说,竹早静弥,他的竹马,和几年前的自己,交换了一下时空。

还好……他擦擦冷汗,以前亲戚家的孩子来过家里,所以他对于带孩子也不是很陌生。但是带完孩子之后呢?静弥他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凑怀里的小孩子发出了睡着之后的呼吸声。

……算了,天还早,再睡一会,起来之后再考虑这个问题吧。

 

Tragedy(悲剧)

今天凑做的菜,没有一道放了辣椒。

 

Western(西部风格)

“西部风格我觉得不太适合凑吧,”静弥思考了一下说道,“至于我的话……尝试一下牛仔?”

“明明静弥自己也不适合好吗!”凑大声反驳。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即便凑处于箭头中心……他也还是我的。

静弥一边笑着,一边拿起了手中的镰刀。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因为西园寺老师很厉害,所以很多人都想要拜入她的门下呢。

 

AU(Alternate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如果是在ABO世界,那么他们之间会有标记;如果是在哨向世界,那么他们会进行结合;如果是在正常的世界,那么他们会为对方戴上戒指,同时许下幸福的诺言。

因为不管是在哪个世界,他们都是竹早静弥和鸣宫凑。

他们都会在一起。

 

OOC(Out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今天的凑是不会做饭的凑。

因为他打定主意要让静弥尝试一次做饭。

 

OFC(Original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喂喂,哪里来的一个女人啊,居然轻而易举地就叫走了竹早,他们还聊得那么开心……鸣宫你就没点反应吗!”

“对啊对啊,这种时候就应该开始不满了不然的话静弥会反应不过来的啊!”

凑一脸茫然,他转过头看了一眼静弥那边,又转回来。众人都非常期待他的反应,却只听见他说:“可是……那是静弥的表姐啊,我们见过很多次的。”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我劝你,最好少对鸣宫动手动脚。”

那个新生倒是一脸的无所谓,嘴上说着好的好的然而半点也没改。小野木海斗嗤笑一声就懒得再理会。竹早静弥早就蠢蠢欲动了,他倒也没必要再说些什么。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亲吻是很容易让人忘却其他的行为,就比如说现在,亲完之后,凑才发现静弥已经几乎把他裤子整个扒下来了。他的脸泛红,静弥也没好到哪里去,就连声音里都带着紧张:

“可以……”

门铃响了。

“吗?”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那当然是可以的啦。


END

其实还有一个真人同人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写!然后最后一个PWP我给自己放水了真的很抱歉但是我也真的不会写车呜呜呜。总而言之这个就算写完啦!接下来会去随缘填那个向哨坑,希望更多的人来吃静凑!QVQ


【静凑】细水长流(一)

“我想过很多次。”

“我应该去追,应该去站到你的面前,应该去让你看见我、选择我。但是,但是我们的关系是不一样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走过那么多的事情,是双方都不可或缺的存在。”

“所以啊,我就觉得,不论如何,只要我们还在对方的身边,你就一定会选择我。”

“而我也一定,会选择你。”



 

*CP为竹早静弥×鸣宫凑,向哨,无副CP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背景是哨向和普通人共同生活的安稳现代社会,战争年代遗留下来的问题导致向导>>>哨兵注意,不能接受的请迅速避雷感谢。



 

到了冬日,白昼总是出现地晚了一些。差不多在鸣宫凑晨跑完全结束的时候,才透出了一点光。他喘了一口气,正要拿起袖子拭去额头上的汗时,身边就伸过一只手,拿着帕子轻轻擦过。

“静弥,”凑有些不自然,但还是乖巧地接受了竹早静弥的亲昵,“啊还有kuma!早上好啊。”他蹲下身,揉上kuma的头。手心下长且柔顺的毛显然让他十分开心,静弥噙着笑看他,也不去提醒时间,只等着一人一狗玩完了回去准备上学。凑恋恋不舍地又揉了两把,刚转过头,突然愣住:

“静弥……你家什么时候养了一只猫?”

“欸?”

静弥愣住了。他启唇正打算说些什么,凑揉揉眼,疑惑道:“……怎么又没有了?是我看错了吗?但是刚才本来很清晰地看见了的……”

“那是我的精神向导。”静弥一边说,一边按住了凑的手,“你应该……是快要分化了,不然的话不可能看见。还有,你的手刚刚摸过kuma,别往自己眼睛上蹭。”

“额……反正kuma也很干净的嘛!”

“不行就是不行。快一点,洗完手就该回去上学了。再不走我们可能会迟到。”

“是是是……静弥老妈子。”

“老妈子也就对着你一个而已。”

 

他们依旧走在上学的道路上,亲密地如同很久以前,未曾出现过隔阂一般。从那天坦白心迹之后,很多深埋于心里不敢言说的心情都渐渐让对方也知晓了,似乎是连一丝微小的变化都能让对方察觉到的程度。凑打心眼里觉得这很好,静弥嘴上不说什么,平日里的小举动却多了很多。凑迟钝到感觉不出什么不同来,弓道部的其他人却看得一清二楚,每天都好奇:凑这只青蛙什么时候才会被静弥这条蛇一口吞下去?

嘛,可能就算被吞下去了,凑还会非常开心呢。

除却弓道,他们还有很多的话题,只是静弥一时间的沉默让空气陷入宁静。凑等着他说话,等呀等,便听到:

“凑有没有想过,自己会分化成什么?”

欸?他确确实实惊讶了,仔细一想,他也确实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是哨兵也好,是向导也好,就他而言在现在这个安定的社会里不会出现太大的区别。当然,一些小小的改变是无法避免的吧?也不会妨碍到什么。他笑着偏过头这么和静弥说,静弥欲言又止,叹了一口气,说算了那就先这样吧。

先这样是什么这样,凑没听懂,也不打算马上深究。分化之后很快就会知道的,静弥说他的分化期即将到来,那么事实也就一定是这个样子。所以不急,他可以等到成为了哨兵或者是向导以后,再来听静弥慢慢说。细想一下还是向导会好一些,身边的人也大部分是向导。如果分化成了哨兵的话……嗯……

那静弥会成为我的向导嘛?

那我会成为静弥的哨兵嘛?

凑拿起笔在纸上涂涂画画,趁老师不注意地时候稍稍分心给他忍不住去想的东西。然而视线逐渐模糊,他快听不清楚老师究竟讲的是什么了。艰难抬起手摸到自己额头之后,凑倒吸一口气。

好烫。

我怎么……突然发烧了?


TBC

静凑是真的!!!!锁了!!!!!!

艹劳资写文去

26字母微小说【静凑】(中)

*再有一个下就可以结束啦!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竹马组是真的!爱了爱了

*祝凑生日快乐呀!



Future Fic(未来)

静弥伸出手环住凑,远远看过去仿佛是在拥抱一般。但当事人都心知肚明,这不过是在系腰带而已。

……可是靠的未免太近了吧。凑的脸颊泛起淡淡的红。他虽有几分不自在,仍旧乖巧地呆在静弥的怀里,等待静弥动作的完成。静弥敏感地察觉到他的心思,靠在他肩上低笑一声,随即直起了身子,放开双手。

而随着静弥的动作,一条银链从他的领口滑出,中间的刻有凑的戒指露了出来。凑眨眨眼,就见静弥轻轻拿起戒指后,在其上面落下一吻,再小心地将其放了回去。

“走吧,凑,比赛快要开始了。”

“……好。”

 

Horror(惊栗)*和题目并不是很符合(。

“我不会再练习弓道了。”

在高中第一次进入弓场之后,凑是这么对他说的。

静弥用尽全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并努力尝试压下自己心中的震惊与酸涩。太不可思议了,凑明明那么热爱弓道,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地就放弃了?可是……太难了,他遥望凑远去的身影,手稍稍抽搐起来,很快又握成拳头,收在身侧。

如果,他能早点发现就好了。

这样的话,凑也不会这么痛苦。

痛苦到,要放弃弓道。

 

Humor(幽默)

“只要是在能够看到你俩的时间里,你们就黏在一起根本分不开,到底是挚友还是情侣啊你们!”

“嗯,事到如今,也不瞒着大家了。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他从来都没有说过,而这份心情,他也并不是那么想让凑知晓。

和凑之间的距离稍微扩大一点便足以令他难过。

和凑之间的距离稍微减小一点便足以令他快乐。

  

Kinky(怪癖)

一起吃过几次饭后,如月七绪眼尖地发现,每次竹早静弥想要找辣酱之类的调料,通通都是鸣宫凑拿给他的。于是在一次放学后的聊天,他状似不经意道:

“说起来,每次吃饭的时候,凑总是很快就可以找到静弥需要的调料呢,是因为从小一起长大吗?感觉很熟练了啊。”

“啊……这个……”凑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自己头发,“因为以前一起吃饭的时候,我总是坐在离调味料更近的地方,然后静弥就会让我帮他拿,久而久之……就习惯了。”

哇,关系真好哦。

看那边那个竹早静弥,背景都在闪闪发光了。

  

Parody(仿效)

心要静。

而后行礼,站起来,拿起弓。将箭置于弓上,转头看向靶,拉开弓弦,再接着是——

放手。

“”

这样,就可以听见,凑所说的弦音了。

  

Poetry(诗歌/韵文)

对于不擅长写诗歌的凑来说,每次要写俳句的时候,都令他非常头痛。

但是和他完全不一样的是,每次静弥都很快就能写出来,让他羡慕不已。

 

Romance(浪漫)

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学习相同的东西,一起走上同样的道路。而后成为对方不可失去的伙伴,在对方的路上有着不可磨灭的印记,最后,两情相悦。

这对于鸣宫凑和竹早静弥来说,很浪漫。

 

Sci-Fi(科幻)

“如果说是科幻背景下的话,那么我们这几个人会是什么样子呢?”

“……不,等等,科幻背景下弓这种久远的东西为什么还会保存啊。”

 

Smut(情/色)

从指间开始,一点一点,落下细细密密的吻。

其实单纯亲吻手部并不是什么情/色的动作,然而当静弥做出来这个动作的时候,就是令人心跳得快了一些。凑的脸越来越红,他不太耐得住痒,见静弥似乎要亲个没完了,他咬咬牙,低下头便亲了上去。

静弥乐得他投怀送抱,张开手就将他抱在怀里,亲得人昏昏沉沉的。当凑喘了喘气想要直起身子的时候,早就没有能够让他逃出的道路了。


愁好帅啊……但是愁凑感觉很难写。

雅凑暂时没有感觉。

辽凑一般般,辽平直的让我发慌。

海凑其实感觉很好吃啊蹲之后的交集。

如月×凑我还没找到点ummmmm不吃。

静凑好磕,我磕爆。


(所以应该近期产出主要静凑,all凑随缘吧)

26字母英文微小说【静凑】(上)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说是微小说但是有些好像写的太长了……OJZ

*糖和刀一起分发



Adventure(冒险) 

那是在一个夏日发生的事情。

年少的二人根本不像后来的他们一样谨小慎微,浑身上下都是用不完的气力与精神。竹早静弥坐在鸣宫凑的身边,凑已经躺在草地上,闭着眼似乎已经睡了过去。他俩背着长辈们偷偷来到了后山上,全然不顾别人焦急的心情。嘛,反正等凑醒了就下去就好。

可或许是阳光明媚、气氛太好,又或者是躺在那里的凑过分吸引了他的视线,更有可能是他终于稍微明白了一点自己的想法。微风拂过,凑睁开双瞳,觉得好像嘴唇的触感有点奇怪。

不过,应该只是风吧?静弥的神色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啊?

他们手牵手走在回家的路上,是和以前一如既往亲密的模样,但此次不一样的是,静弥抚上了心口处。

……那里,跳的快了很多。


Angst(焦虑)

已经很晚了。但是凑,还没有回来。

静弥牵着熊坐在一旁的台阶上,他的手指无意识地开始敲击地面,每当有人经过的时候就会期待地看过去,而后再收回视线,慢慢撇过头。随着时间流逝,熊也开始躁动不安。静弥无奈地笑笑,轻抚熊的头顶来安慰,同时心里装着的,却是同样的焦躁。

……是他逼得太紧了吗?凑还没能好好地从那次失败中恢复,现在他就这样逼他,对凑来说,真的好吗?

*是第二集的剧情,随便写了写


Crackfic(片段) 

出乎意料的是,看起来万事全能的竹早静弥,竟然对做菜一无所知。

关于这件事情,相对于震惊的几人来说,静弥倒是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凑刚刚穿好袴服,分外茫然地看着他们。还没来得及问方才的话题,便被静弥拉了过去,两人站在了一起。

“我不会做饭也没有关系,只要能吃到凑做的饭菜就可以了。”

迎着静弥的笑容,小野木海斗认真地思考起他究竟是不是在挑衅这件事情。


Crossover(混合同人)

竹早静弥有点头痛,因为他家竹马。

遥真琴也有点头痛,因为他家竹马。

“静弥是不是认识了新的好友啊,感觉他最近老是在发讯息?”


Death(死亡)

这样的事情,他们接触地太早了。

……唯一还算好的事情,静弥看向了凑,心里默念,幸好你活了下来。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我喜欢你。”

凑的瞳孔张大,微微张开嘴,神色中透出来的,全是茫然。

“怎么了?不相信吗?那我再说一遍,我喜欢你。”

静弥俯视他,虽然嘴角翘起,眼里却全无笑意。


Fantasy(幻想)

“我喜欢你!……你比他们对我来说,都重要得多!”

嘛,静弥捶了捶自己脑袋,凑怎么可能会说出这种话来。


Fetish(恋物癖)

他吃过很多次pucky,也得到过很多的pucky盒子。

但是,只有那个人的,值得被留下珍藏。


First Time(第一次)

并不是没有思考过自己对凑的态度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但是事到如今,他也不知道如何改正,也不愿意去改正。

“……我第一次喜欢一个人,我到底要,怎么去对待他?”


Fluff(轻松)

静弥义正言辞道,和凑呆在一块的时间一般比较轻松。当然,是要没有令人烦心的人和事在的时候。

而他身边的凑点了点头。当然,他不明白静弥所说的烦心的人包括了谁。


TBC

头秃……还有中还有下的,至于会不会有中上中中中下就不知道了……本质拖延症患者(。


亲一下【静凑】

*随便写写,只看了动画,目前被逼疯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已交往前提



凑脸颊泛起微微的绯色,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不敢直视眼前的人。过了两秒他又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静弥嘴角勾起一个足够好看的笑容,迅速捕捉到他的视线后还点了点自己的嘴,等着凑的下一个动作。放在静弥肩上的双手忍不住攥紧,毕竟是迟钝又对感情一无所知的鸣宫凑,让他主动做出亲吻的这个举动,怕是要比让他连射二十个靶都难。

……不对,连射二十个靶对于现在的凑来说也算不上什么难题了。五十个?想来对弓道十分热爱的凑也会欣然接受的。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犹豫、挣扎、害羞,还又不满于自己的不争气。

静弥眼角弯弯,他一点都不心急。或者说,在对待凑相关的事情上,他向来具有足够多的耐心。无论是在弓道上也好,还是在感情上也好。一个月前告白且交往,半个月前习惯于牵手,而后在今天,开始尝试由凑主动的亲吻。


“凑,要不先试着来亲亲我的脸颊?”


凑的脸已经烧透了。兴许是不忍心看到这副样子,静弥轻声说着,他较长的眼睫毛打出一片阴影,显得有些低落。凑顿时慌张了一下,他还记得上次静弥不理会自己的时候,似乎也是这个样子。所以说,不过是让自己主动亲一下,到底有什么难的?

何况平时静弥也亲了他很多次,明明已经是交往了的情侣,他到底在纠结什么啊?

已经说好了,要坦诚地面对对方。只是亲吻而已,他到底在慌张什么?

不、不过是两人的嘴巴相碰一下而已……!


静弥稍稍有些失落,却还是收拾好自己的心情,点了点自己的脸颊。

或许,就现在而言,主动的亲吻对凑来说还是略显操之过急了。虽然他对于两人之间的关系还不是很能放心,不过也不能急于一时,这次不成功的话,还有下次的。以后,肯定会有更多的亲吻。

会有的,所以,啊凑抬起头了,要亲了吗,脸颊也好……欸?

那熟悉的触感,是落在唇上的。

……等等,是在唇上吗?


唇瓣一触即分,此时的鸣宫凑已然完全成了一个红苹果。他羞涩地把头深深地低下去,然而竹早静弥的反应速度快得仿佛没受到刚才的影响一样。凑的脸被捧了起来,而后,他被深深地、深深地亲吻了。

呜哇……

为什么,静弥会这样激动啊。

在被亲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凑不禁思考了一瞬。


END




*复建

*吸血鬼paro

*我已经是个连段子都写不完的渣渣了


“放我出去。”

方才苏醒不久的少年抬头看着周围的人,一字一句道。黑暗的大殿里透不尽一束光芒,然而他依旧可以清晰地看见身边的一切。这不是个好的现象,起码在现在对他来说,种种同醒来以前不一样的地方,都暗示了他一件事情。

但叶修不信。

他心想,扯谎也该扯点正常的,说我是你们至高无上的那一位,哪可能啊。

吸血鬼,或者说是血族,那种仅仅存在于神话里的种族怎么可能在一觉之后便成为现实。更何况他能够感受得到自己的心跳与呼吸,以及与那些人不一样的温度——冰凉的大理石冻得他瑟瑟发抖。他怎么可能会是血族?血族怎么可能会有这些反应?

似乎是对他这样的反应感到不耐,其中一人点了点刻意露出来的獠牙,嘲笑道:“可别再妄想了,你沉睡之前是个什么世界,不代表现在会是个什么世界。人类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即将被吞噬的种族,而且,”他收回獠牙,对没在叶修脸上看到震惊、恐慌的表情而感到不满,“虽说你拥有的力量代表了我们的王,不过现在的你如此弱小……”

他话还没说完,便被另外一人按住了,“少天,”叶修想起来,从一开始见到这个人的时候,他脸上就带着笑,“虽然‘王’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重要性几近于无,但你毕竟拥有这样的身份……所以,我们在一定程度上会保留对‘王’的尊敬。”

“但那毕竟不代表,让你离开我们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