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冷冷

翔叶最经典的果然还是古幸太太的两篇文。

说不出究竟是因为退圈加成还是本来就那么好,反正emmmm除却她以外,再没印象翔叶有过什么很高质量的文了。

当然画是有的,新文也不少,不过我这类老人还是抱着旧粮和脑洞啃啃吧,新文会有新的人去看的。

想起来我出圈八百年不过偶尔还是会xjb写一些小段子的啊,是不是要被打成逆端了。

算了咋都好,圈子乌烟瘴气多久了,别指望啦

突然吃到好久以前的一个hj瓜,目测时间就在rg瓜不久之后?

为啥这次没看到那么多洗地预警防雷创作自由点开是自己找罪受的人了呀哈哈哈。

笑死人了,嘴上叭叭创作自由真的写到那些还不是怂的一批不敢站街,更何况拿着别人的角色还敢说创作自由,自由您妈呢。

身为作者,请务必对自己的文字负责。

  00

  “甜食可是很好吃的!你要不要来一点呢?”


  01

  他不过是一个没有地位的私生子而已。卡米尔从来都知道这一点。

  虽然被接到了皇族的地方,然而血管里流淌的仍旧是贱民的血液——那是他未曾见过面的母亲留给他的,也是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留下的一个错误的证明。即便有雷狮三皇子的庇护,也并不代表他可以在这里过的舒心……啊,那边的仆人又开始议论了,是有关我的话题呢,又露出那样的表情了。

  “喂,我跟你说哦,我们如此恭敬服侍着的这位皇子,不过是个私生子呢。”

  “真的吗?哇怪不得从来没见过皇帝陛下来到这里……真是令人作呕啊,私生子什么的,他的母亲肯定是个贱民吧!”

  ……又来了又来了。

  他从来都知道的,他的存在不过是一个错误,于那个皇帝而言,大概只想要早日消除这个错误而非给予他几分关怀吧?而除却雷狮皇兄以外,另外两位皇子对他的态度也仅仅是漠视……若非雷狮皇兄,也不知道现在的他,会成为什么样子。

  ……还不如死掉好了,这样的话,也不会成为皇兄的累赘了。


  02

  ……这里是,什么地方?

  不久前卡米尔被背叛的侍卫送上了一艘飞船,虽然他在飞船降落之时趁机逃了出来,却不知道这里是个什么地方……说起来,似乎那个开飞船的人有说过,是要到登格鲁星?

  登格鲁星,他记得曾经在一本图书上见到过,据说是一个极度偏远且贫穷的地方,因为这里多是矿区,所以人们都以采矿为生。如果是在这样的一个星球,即便没有被杀死,估计很快也会因为条件贫乏而死吧?

  何况他还是一个弱小、手无缚鸡之力且养尊处优的皇子。

  不过,若是如此死去的话,就算他已经有过去死的想法,也还是会不甘。

  那么……接下来就应该先努力活下来,然后再和皇兄联系……?

  他冷静地思索着对策,却在下一秒被打断了思绪。

  “诶这里居然有个人?你是谁啊?从来没有见过你呢!”

  一道清亮的声音传来,逼得他不得不抬头看去。阳光虽然刺眼,却无法掩去那个小孩子自己的光辉。那人高高地伸出手向他挥舞着,脸上的笑容是卡米尔从未见过的灿烂。眼睛在一瞬间十分疼痛,但他却做不到闭上双眼,去拒绝这份他难以见到的光明。

  

  03

  卡米尔记了很久,有关初遇的这件事情。

  即便是在很久很久以后的未来,他也从来没有忘记过。

  而在很久很久以后,虽然金一直对此不明所以,但卡米尔始终没有告诉他没有遗忘的原因——

  只要是有关你的事情,都让人无法忘却。

  因为你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重要。

  

  04

  不过此时的卡米尔尚且还想不到那么久远的未来。那个孩子在一瞬之间从高处跳下,还不待他惊呼出声便来到了他的面前,如天空一般澄澈的眸子里是满满的不解:

  “你是谁?从来没有见过你……是不小心游历到这里的旅人吗?你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诶!啊,我叫金,”他指指自己的头发,“是金色的金!”

  很适合他的名字。卡米尔心想。或许是因为他的天性,又或许是因为在那皇宫里长大,他的性子较为冷淡,并不善于同人交谈。他曾经并不因此而沮丧,如今却恨死了不善言辞这点。

  “……我叫卡米尔。”他艰难地吐出几个字,心里想的却是希望对方不要听说过有关他的流言,更不要对他露出什么他不想看见的表情、说出他不想听见的话来。

  “啊,”金发出了一个声音,却轻易让卡米尔为此惊慌失措。他心焦地等待金的审判,但没想到金接下来轻轻念了几遍他的名字,接着说道:

  “卡米尔……我觉得,你的名字很好听呢!”

  

  05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和金一起走回他家的。

  登格鲁星环境恶劣,于是他们回去的路上也十分艰辛。然而卡米尔除了和金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其他时间都在走神。直到他们抵达一座房子之前,他才反应过来:“这就是你的家?”面前的房子极其简陋,用的是下等的砖瓦和木材,甚至不能同皇城里最低一级的平民的房子相比,但他却完全能够明白。在这里能够拥有一间屋子已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我回来啦!”

  金的声音打断了卡米尔的思考,他握着卡米尔的手走进屋子里。虽然简陋,但是从各种东西的摆放来看,主人显然很用心地布置了这件屋子。他紧了紧握着金的手,心里头满是忐忑。

  “欢迎回来~不过,你又捡回来了一个孩子?”

  “……你又乱捡什么东西了。”

  两个人从屋子里走出来,卡米尔看过去,一个是金发碧眼的女孩,比他大概要大几岁,面容与金相似到一眼便能看出他们之间的血缘关系。另外一个则是个白发紫眼的男孩,虽然面色冷淡,看向金的眼底里却泛着温和。

  “才没有乱捡!卡米尔是我新认识的好朋友!”金鼓着脸,气哄哄的样子却只能让人觉得可爱,“卡米尔他本来不是这里的人啦,他也不知道怎么会来到这里的。他现在没有办法联系上他的家人,我觉得放他一个人在这里太危险了,所以就带他回来啦。我觉得让他住几天也没什么嘛,好不好嘛。”

  金说完就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实打实的诚恳。卡米尔脸上浮起一分红色,但也学着金说道:“……那个,我可以帮忙做事情的,尽量不会,不会麻烦你们……所以请问可不可以……”

  他话还没说完,那个女孩子就无奈地叹口气,道:“好啦好啦,我也没说不可以,不过这些天卡米尔的事就让金来负责吧!我会帮你联系你的家人的。我叫秋,这位是格瑞。在这里的日子就开开心心的过吧?”

  “啊姐姐你同意了是吗!”

  “……十分感谢……!”

  

  

  

  00

  

  “银爵你啊,还真是喜欢小动物呢。”

  

  “嗯……因为小动物,都很可爱。”

  

  “原来是这样吗?那银爵你最喜欢、最想养的动物是什么呢?”

  

  “唔,最喜欢最想养的动物吗?我想想哦……”

  

  “应该,是猫吧。”

  

  “嗯,就是猫。”

  

  01

  

  然而年幼时的坚定并没有什么用。十多年过去了,目前已经成为一个独居在外的大学生的银爵,家里的宠物从金毛到金鱼,从天上飞的到地下跑的,可说是应有尽有了。只是这些宠物之中,缺少的,正是银爵最喜欢的猫。

  

  因为猫的领地意识,太强了。

  

  他并不是没有抱回来过猫,然而总是在几天后便不得不把猫送出去——因为它总是会和其他的小动物打架,甚至有一次差点杀死了一只鹦鹉。虽然不舍,但为了家里的环境,最终,银爵不得不将猫送给其他爱猫人士。

  

  大概是没办法养一只猫了吧。他偶尔回想起这件事情时总会有些无奈,就连身旁来问问题的学妹的声音都全部忽略了。学校的旁边有个小巷,那里似乎是猫的聚集地……

  

  一道声音突然将他的神揪了回来。

  

  “喵呜~”

  

  02

  

  之所以喜欢上猫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的可爱。

  

  小小的,软软的,毛绒绒的,摸起来也很舒服。这样的生物就算皮一点、娇气一点、独占欲强一点,看在它可爱的份上,也不是不能原谅了吧?

  

  显然,金就是这么想的。

  

  他揉了揉眼前这只毛色与他的发色相同的猫咪,同时从口袋里掏出了几条小鱼干,“咪咪来吃吧~”他小声说着,眼底里带着几乎要溢出来的柔和。这只猫已经和他认识很久了,不仅不会挠他,反而在见面的时候会主动凑上前来蹭他,几声猫叫使得金心里更加柔软。真的好可爱啊,他想。

  

  但就在猫咪低下头啃食鱼干时,金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传来。有人来了吗?是一起来吸猫的吗?可爱的女孩子或者男孩子?他迅速转过头,却在下一秒惊呼出声——

  

  “银、银爵学长?!”

  

  “……你好。”

  

  是一个大一学弟,据闻是同级的格瑞的发小,银爵对此人略有耳闻,名字似乎是……金?他曾经并不在意这些与他无关的事情,现在却知道了八卦的重要性。

  

  不过,也没关系。

  

  他蹲下身,也不多话,只是缓缓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盖到了猫的头上。银爵对流浪猫的印象里总是不缺警慎与防备,不过这只猫却打破了他之前所有的认知。它抬起了头,碧蓝眼眸紧盯着银爵,并蹭蹭他,轻轻“喵”了一声。

  

  ……好、好可爱。

  

  银爵的身体僵住了。

  

  金:我好像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03

  

  之后两人便顺理成章地熟悉起来。

  

  银爵怕家里再次闹翻天而无法将猫带回家,金住在学生宿舍同样也无法养猫,偏偏又同样是喜欢猫喜欢到不行的人,于是他们最终约了个时间一起来喂猫咪。带给猫的吃食很多,有小鱼干也有牛奶,最多的却还是银爵当年屯下的猫粮。金眨巴眨巴双眼,还是没忍住:“银爵学长也很喜欢猫吗?”

  

  “是的。”

  

  哇哦,比格瑞还要惜字如金。

  

  金也不在意,见人家似乎并不反感的样子,便开始自顾自地碎碎念,话题从“格瑞今天也很冷淡啊好过分”到“据说雷狮学长和安迷修学长他们又打架了”无一不落,让银爵都从一开始的漠不关心变为了仔细倾听。

  

  不过要认真说起来的话,改变态度的原因,并非是话题吧。

  

  是因为这个人。

  

  他想。

  

  手上撸猫的动作一刻不停,可银爵的视线却转开了,他的身子微微侧过,两眼盯着金,面容上有几分严肃。然而金向来神经大条,对他的改变毫无所觉不说,甚至继续不停地说了下去。

  

  “说起来,其实雷狮的弟弟卡米尔人还是很好的,上次见到他时还请了我一份蛋糕……”

  

  好像啊,银爵想。

  

  金色如日光一般灿烂的头发,与蓝色如同天空一般纯净的双眸。

  

  他接着转过头,看向了手下的猫。

  

  金发碧眼,几乎可以说是完全一样了。

  

  金,就像猫一样。

  

  是他最喜欢的动物。

  

  于是他按捺不住自己内心里的渴望,伸出另外一只手,缓缓放倒了金的头上。

  

  “诶?银爵学长?”

  

  “等等银爵学长你刚刚摸过猫吧!还没洗手怎么可以往我头上揉!”

  

  04

  

  “银爵学长家里的小动物,真的好多啊……”

  

  金惊呼一声,接着就被金毛扑了上去。大概是因为他人好心善长的美,自小便特别受小动物的欢迎,从没见过和他相处不好的动物。银爵看着就地开始玩耍的一人一狗十分无奈,他扯开金毛将金拉了起来,随即带着金进了门。

  

  “喜欢的话,先进来看一看吧。”

  

  与银爵不同的是,金对所有的小动物都很喜欢,在自己的未来的住宅里也确实添加了有关宠物的构想,于是他此时双眼放光地看着银爵的家也并非不可思议的事了。银爵有几分好笑但也没有说话,仅仅静静地看着金一如既往地发表长段长段的评论。

  

  “金毛、鹦鹉、金鱼……哇银爵你家居然还有狐狸!”金激动地抱起那只红狐便开始傻乐,他撸着狐狸的毛顺便还凑上去蹭了蹭,为表欢迎狐狸也舔了舔他的脸颊。银爵从来没在狐狸这里收到这么好的待遇,怀疑自身的同时不忘感叹一下金的迷一般的亲和力。

  

  当然,金这种金发碧眼天然的人,向来亲和力很高就是了。

  

  亲热了好一会儿,金却突然反应过了一件事。他有些迟疑地回头问了一句:“说起来,银爵你家里,为什么没有猫?你明明就很喜欢猫的吧?每次投喂咪咪的时候明明也很开心啊?为什么不养猫?”

  

  猛然撞上这个问题,银爵有点紧张。

  

  即便已经规划好了一切,在安排到来时,他仍不能全然平静。放在一边的手稍稍握紧,银爵一字一顿道:

  

  “本来没有养猫,是因为,猫的领地意识太强,当我把猫带进来后,它们总是会打架。”

  

  “不过现在,我不养猫,是因为我已经有一只猫了。”

  

  他迎上金不解的目光开始微笑,也没有再继续说,反倒将金拉进怀里,接着,对着金的唇亲了下去。

  

  00

  

  我不再养猫,是因为我已经养了一只猫。如果再养一只,我怕它会吃醋。

  

  那么,你要不要继续当我的猫呢?

  

  

  00


  黑色的魔法阵上血色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大片大片的洁白。层层叠叠的花瓣在顷刻间绽放又凋谢,所为的,仅仅是迎接一个到来。


  卡米尔的眼睛有点痛,他飞快地眨了眨,生怕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东西。雷狮等人也是同样的举动。一个金发的少年突然出现在魔法阵里,他身后的黑翼挥了挥,顿时掉下了几根羽毛。似乎是察觉到了几人的视线,他抖了抖,随即睁开了眼。


  “……嘶。”


  雷狮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声音,听上去大约是在感慨——卡米尔同样抱着这样的心理:灿烂如阳光般的金发,澄澈如天空一般的蓝眼,就连现在脸上的激动与欣喜都十分的纯洁无暇,明明应该是天使吧,怎么会被召唤恶魔的魔法阵召唤出来?


  不过很快,他们便没有心思去考虑这个问题了。


  因为那个少年敛去了激动,转过身,微笑着朝卡米尔说道:


  “……那个……请问你就是,召唤出我的人,吗?”


  01


  最近,种种召唤恶魔的行为风靡于凹凸学院。


  缘由大约是出自某高三学长因被抢了女友而心生恨意,遂试图召唤恶魔来做掉他以为的奸夫淫妇的行为——顺便一说居然真的这么干了大概心理年龄仍旧中二——结果在夜里真正见到恶魔时不仅没有提出愿望,反而在下一秒被吓的屁滚尿流,并且在第二天便把此事宣扬了出去。鉴于此人在学院里还挺有名望,很快,整个学院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鄙夷的人多,漠不关心的人多,更多的,却是怀着好奇心前去尝试的人。虽说至今为止仍然只有最开始的学长召唤出了恶魔,但人的好奇心与探究能力是永无止境的。何况未知的东西才会有趣,倘若真的召唤出了恶魔——哎呀,要提出什么愿望好呢?


  “……所以,我们今晚,也要去召唤恶魔?”


  卡米尔重复了一下雷狮的话,脸上是满满的不解。他算是漠不关心的人中的一个,恶魔这种东西难道可以和甜点相比吗。不过因为消息流传地太快,他也陆陆续续听到了许多有趣的东西。只是当做笑话听听也就算了,现在如果自己要实践的话——

  

  “听上去挺有趣的样子,反正也就尝试一下,证实一下这种事情是假的就行了,”高中部不良派老大雷狮轻佻地笑了笑,一身痞气倒正是众多少女们的心仪之处,“那家伙要搞的人是我,不还回去的话,我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他叹了口气,心知今晚召唤恶魔是逃不过的事情了,于是压低帽檐,忽略了一旁莫名微笑的帕洛斯和突然激动的佩利,低声说了一句:

  

  “好吧。”

  

  “因为我也挺好奇的。”

  

  02

  

  这就是他们四人直到深夜仍然呆在教学楼的原因。

  

  凹凸是真的开明,没有查房没有扣分,只要你成绩够好,闹的事情不够大,放课后的事情学校一概不会过问。至于深夜不回房之类的,不过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罢了。

  

  初中部与高中部的距离不近,等到卡米尔赶到的时候,帕洛斯和佩利已经画好了魔法阵——用的是一种黑色的、据说可以增加召唤概率的粉末,雷狮坐在讲台上十分百无聊赖,见到他后甚至还有闲心打声招呼。

  

  ……不是,大爷您这么悠闲,真的好吗?

  

  眼见二人差不多画完了,雷狮才悠悠然地从讲台上下来,接着便开始沉思:“说起来,进行召唤的下一步是什么来着?”

  

  “说一些咒语?比如‘听从我的命令而现身’之类的?”这是帕洛斯。

  

  “……额……跳个什么黑暗之舞?”这是佩利。

  

  显而易见,这几人都不是会关注八卦的那类,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只能苦苦深思。卡米尔稍稍听过几个召唤的方法,正想说出来,却突然忍不住发出惊呼——

  

  但他并没有发出声来。

  

  “——要用血液,许愿之人的血。”他听见自己说着,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太难受了,值得庆幸的是雷狮等人瞬间就发现了不对劲,“卡米尔,你怎么了?”雷狮略有几分不解,但“卡米尔”并没有回复。他诡异地笑笑,手轻轻一划,便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

  

  暗红色的。

  

  是血。

  

  一滴滴血掉进了魔法阵里,卡米尔虽有心阻止却无能为力。

  

  ——异变突生。

  

  03

  

  少年的黑翼实在过大,他小心翼翼地挪动着,好不容易才没打到一旁站着的雷狮等人。随即他捏着刚刚从卡米尔身上揪出来的东西放到面前仔细端详。由于光线太暗他们几乎看不清那是什么,雷狮终于没憋住问道:“那个……那个从卡米尔身上揪下来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其实在这个面对超乎现实的未知的时候,保持沉默不引起恶魔的注意才比较理智。但雷狮向来就是个肆意妄为的性子,即便是恶魔也没让他多害怕。更何况……更何况他总有一种直觉,这个少年,不会伤害他们。

  

  毕竟少年看起来十分无害?雷狮也想不通,不过他的直觉向来不会出错,这次自然也不会例外。

  

  少年转过头,他明明应该不知道卡米尔是谁才对,却准确无误地对着卡米尔说道:“是个小恶魔,比较低级的那种,种族名叫……毛团。嗯……它说因为召唤出它的人的心愿就是弄死一个叫作雷狮的人……”说到这里,他的脸色变得有些奇怪,“然后再惩罚一个叫碧莲的人,成功达成那个人的愿望后,它就可以得到那个人的灵魂了。”

  

  见佩利一副好奇的样子,少年换了一个角度,让他们都能看清低级恶魔的外形。出乎意料的是这种恶魔毛绒绒的像是一个团子,全然没有传说中那种丑陋的模样。“不过它的力量太小,附身在一个人身上就耗掉了它大部分的魔力,所以它本来是想要尝试召唤出一个大恶魔,然后献祭掉附身对象——也就是卡米尔的灵魂来完成契约,不过没想到召唤出来的居然是我,完全破坏了它的计划。”

  

  光看外表的话,完全看不出来这么有脑子呢。卡米尔想。少年手指转了个圈,光芒一闪而逝,他手上的东西就不见踪影了。帕洛斯觉得有几分新奇,但他还没说出什么时,便看到少年对着他们笑道: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来说说召唤出我的这件事情吧?”

  

  04

  

  这个世界挺玄幻的。

  

  准确来说,谁能想得到一个大概挺强的恶魔,或者说是堕天使,一心一意就只想在人间玩耍而不是夺取人的灵魂呢?

  

  “拜托了啦!我保证我不会伤害人类的!”自称为金的少年低着头双手合十对雷狮说道,面上一派真诚。“总觉得人间是个很好玩的地方嘛,之前因为一直没有被召唤过所以没有机会,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就让我多呆一会嘛!”

  

  据他所说,许久以前天界与地界签署过协议,两界的生物都不被允许通过自己的力量来到人间,能够被允许的只有召唤。但是当契约完成之后,双方各取所需,契约的力量就会再次将恶魔传送回它应该在的地方。如果召唤出来的人并没有许下愿望,那么恶魔会在一刻钟之后被自动传送回去,在极大程度上保护了人类。

  

  “……但如果要完成愿望的话,你不就拿走了我们的灵魂吗?”帕洛斯提出疑问。

  

  “你们可以许一个不想要我完成的嘛,这样我就不用取走灵魂了。而且到时候我想要回去的话我可以自己画一个传送阵回去嘛。”

  

  合情合理的解释。卡米尔抿唇想着。何况作为拥有强大力量的一方,没有动用武力来解决事情也足够证明他的诚意。他迟疑地向雷狮看去,就见某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无所谓道:

  

  “行吧,也算是还了你帮卡米尔弄掉那个恶魔的答谢。——不需要达成的愿望,那么就随便来个祝安迷修长命百岁吧,我迟早搞死他。”

  

  卡米尔的脸有点僵。

  

  帕洛斯的脸也有点僵。

  

  佩利一脸的不解,不过这是他的常态,不必在意。

  

  至于金……雷狮皱了皱眉,不知道是否错觉,总觉得刚才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也有些抽搐?

  

  05

  

  魔法阵运作起来,它似乎并不在乎许愿的人与给予血液的人不同,照样完成了契约。帕洛斯过去帮卡米尔止血,佩利好奇地对金左看右看,而终于能够收起翅膀的金长舒一口气,第二口气还没吐完就听到雷狮说:

  

  “喂,小鬼。”

  

  ……我不是说过我叫金了吗?!为什么还是这么叫我!话说他这么认真,不会是发现了什么……?怎么可能!我又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为他喜爱的紫罗兰色的眼眸紧盯着他,雷狮勾勾嘴角,问道:“看样子你们这些恶魔内部应该有划分等级吧?附身卡米尔的那个是低级恶魔,那你又是什么?”

  

  没发现,太好了。

  

  金挠挠头,眼底有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庆幸:“我的话,按照魔力来分的话是高级恶魔了,不过仔细说来,我应该被称作堕天使,才对。”

  

  06

  

  堕天使是什么?

  

  

  

  

  

  

  

  

  

器灵:神器在制造者献出灵气之后自然形成的生物,没有人知道要形成器灵需要什么条件。最强的武器一定拥有器灵。

器灵人类形态拥有一个名字,武器形态拥有一个名字。

在器灵签订下契约之前唯一知道他的形态与能力的人是制造者。

签订契约意味着从此器灵与主人生死与共,再不分离。

大部分器灵只有一个主人,如果要更换主人需要与原来的主人解除契约,如果非自愿的话会对原主人造成极大的伤害。

一些器灵可以签下短期契约,仅仅贡献自己的力量,而不和主人有生命与思想上的联系。

十大种族:

神族:创造了各族的神明,经历过“诸神的黄昏”后现在已经难以寻找到神族的痕迹

人族:人口数量最多的种族,身体素质大概是倒数第二,魔力值武力值也比较差,但是是所有种族最爱学习的,主要生活于大陆南部

魔族:身体很健壮,全民天生拥有魔力,天性好斗,统领整个魔族的人为七宗罪,不过七宗罪仅仅是天族予以最初的魔界七君主的罪名,并不代表后来获得这个称号的人就是这个性格。与天族相对立,因为创造双方的神明关系很差。生活在大陆下界

精灵族:避世,生活在大陆北部一块与世隔绝的地方,擅自闯入那里的人都会得到惩罚。据说性格冷漠,都是美人

龙族:避世,生活于大陆南部的龙岛上,据说至今还没有人找到龙族生活的地方。种类按颜色分

血族:以血为生,不管是什么血都可以接受,族人除却二代血族都由其他的种族转换而来,生活在大陆下界

天族:就是天使啦,阶级按照圣经里面的分类,然后最高一级的炽天使就是上界之主,生活于大陆上界

矮人族是身体素质最差的种族,族人不一定都是矮子,擅长造物,拥有极高的智慧,生活在大陆东部

兽人族:按照兽形来分类,然后实力比较差的化为兽形之后会有耳朵或者尾巴留下来,无法完全化形。生活在大陆北部

妖族:我随便想的,还没想完全,主要包括塞壬、树妖这类的,严格来说和兽人族也没有太大差别(。)生活的地方很广

大陆西部为沙漠,少有种族在那里


坐下来好好协商的意思在我眼里大概等于:你他妈凭什么说别人的文风像你!给我闭嘴!滚蛋!

实不相瞒几句评论下来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