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冷冷

  00

  “甜食可是很好吃的!你要不要来一点呢?”


  01

  他不过是一个没有地位的私生子而已。卡米尔从来都知道这一点。

  虽然被接到了皇族的地方,然而血管里流淌的仍旧是贱民的血液——那是他未曾见过面的母亲留给他的,也是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留下的一个错误的证明。即便有雷狮三皇子的庇护,也并不代表他可以在这里过的舒心……啊,那边的仆人又开始议论了,是有关我的话题呢,又露出那样的表情了。

  “喂,我跟你说哦,我们如此恭敬服侍着的这位皇子,不过是个私生子呢。”

  “真的吗?哇怪不得从来没见过皇帝陛下来到这里……真是令人作呕啊,私生子什么的,他的母亲肯定是个贱民吧!”

  ……又来了又来了。

  他从来都知道的,他的存在不过是一个错误,于那个皇帝而言,大概只想要早日消除这个错误而非给予他几分关怀吧?而除却雷狮皇兄以外,另外两位皇子对他的态度也仅仅是漠视……若非雷狮皇兄,也不知道现在的他,会成为什么样子。

  ……还不如死掉好了,这样的话,也不会成为皇兄的累赘了。


  02

  ……这里是,什么地方?

  不久前卡米尔被背叛的侍卫送上了一艘飞船,虽然他在飞船降落之时趁机逃了出来,却不知道这里是个什么地方……说起来,似乎那个开飞船的人有说过,是要到登格鲁星?

  登格鲁星,他记得曾经在一本图书上见到过,据说是一个极度偏远且贫穷的地方,因为这里多是矿区,所以人们都以采矿为生。如果是在这样的一个星球,即便没有被杀死,估计很快也会因为条件贫乏而死吧?

  何况他还是一个弱小、手无缚鸡之力且养尊处优的皇子。

  不过,若是如此死去的话,就算他已经有过去死的想法,也还是会不甘。

  那么……接下来就应该先努力活下来,然后再和皇兄联系……?

  他冷静地思索着对策,却在下一秒被打断了思绪。

  “诶这里居然有个人?你是谁啊?从来没有见过你呢!”

  一道清亮的声音传来,逼得他不得不抬头看去。阳光虽然刺眼,却无法掩去那个小孩子自己的光辉。那人高高地伸出手向他挥舞着,脸上的笑容是卡米尔从未见过的灿烂。眼睛在一瞬间十分疼痛,但他却做不到闭上双眼,去拒绝这份他难以见到的光明。

  

  03

  卡米尔记了很久,有关初遇的这件事情。

  即便是在很久很久以后的未来,他也从来没有忘记过。

  而在很久很久以后,虽然金一直对此不明所以,但卡米尔始终没有告诉他没有遗忘的原因——

  只要是有关你的事情,都让人无法忘却。

  因为你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重要。

  

  04

  不过此时的卡米尔尚且还想不到那么久远的未来。那个孩子在一瞬之间从高处跳下,还不待他惊呼出声便来到了他的面前,如天空一般澄澈的眸子里是满满的不解:

  “你是谁?从来没有见过你……是不小心游历到这里的旅人吗?你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诶!啊,我叫金,”他指指自己的头发,“是金色的金!”

  很适合他的名字。卡米尔心想。或许是因为他的天性,又或许是因为在那皇宫里长大,他的性子较为冷淡,并不善于同人交谈。他曾经并不因此而沮丧,如今却恨死了不善言辞这点。

  “……我叫卡米尔。”他艰难地吐出几个字,心里想的却是希望对方不要听说过有关他的流言,更不要对他露出什么他不想看见的表情、说出他不想听见的话来。

  “啊,”金发出了一个声音,却轻易让卡米尔为此惊慌失措。他心焦地等待金的审判,但没想到金接下来轻轻念了几遍他的名字,接着说道:

  “卡米尔……我觉得,你的名字很好听呢!”

  

  05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和金一起走回他家的。

  登格鲁星环境恶劣,于是他们回去的路上也十分艰辛。然而卡米尔除了和金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其他时间都在走神。直到他们抵达一座房子之前,他才反应过来:“这就是你的家?”面前的房子极其简陋,用的是下等的砖瓦和木材,甚至不能同皇城里最低一级的平民的房子相比,但他却完全能够明白。在这里能够拥有一间屋子已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我回来啦!”

  金的声音打断了卡米尔的思考,他握着卡米尔的手走进屋子里。虽然简陋,但是从各种东西的摆放来看,主人显然很用心地布置了这件屋子。他紧了紧握着金的手,心里头满是忐忑。

  “欢迎回来~不过,你又捡回来了一个孩子?”

  “……你又乱捡什么东西了。”

  两个人从屋子里走出来,卡米尔看过去,一个是金发碧眼的女孩,比他大概要大几岁,面容与金相似到一眼便能看出他们之间的血缘关系。另外一个则是个白发紫眼的男孩,虽然面色冷淡,看向金的眼底里却泛着温和。

  “才没有乱捡!卡米尔是我新认识的好朋友!”金鼓着脸,气哄哄的样子却只能让人觉得可爱,“卡米尔他本来不是这里的人啦,他也不知道怎么会来到这里的。他现在没有办法联系上他的家人,我觉得放他一个人在这里太危险了,所以就带他回来啦。我觉得让他住几天也没什么嘛,好不好嘛。”

  金说完就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实打实的诚恳。卡米尔脸上浮起一分红色,但也学着金说道:“……那个,我可以帮忙做事情的,尽量不会,不会麻烦你们……所以请问可不可以……”

  他话还没说完,那个女孩子就无奈地叹口气,道:“好啦好啦,我也没说不可以,不过这些天卡米尔的事就让金来负责吧!我会帮你联系你的家人的。我叫秋,这位是格瑞。在这里的日子就开开心心的过吧?”

  “啊姐姐你同意了是吗!”

  “……十分感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