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冷冷

沧玄山,山下。

今日正是三年一次的宗门大招,外门弟子都不得不为这件事情忙碌起来。此时好不容易将那些小孩子们送上云梯,穆远正松了口气,转过身,却又见得一个孩子走上前来。

这孩子看着不过十三四岁,倒板着脸,如同一个小大人一样。穆远顿了顿,虽说已经有些疲惫,仍旧和善道:“你可是来我沧玄山拜师修道的?”

“若是,那便同我来,只要走过这云梯便可入我宗门;若不是,那么便请你下山,你再往前走便是我沧玄山的地方了。”


评论